隆印法师参与了整个圆通阁的设计和招标过程。寺里有一说,说是方丈先画好了图纸,再请了规划和建筑方面的专家来进行反复论证,才定下建筑形式和格局,就证法师,果然如此。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做钢筋混凝土结构,反而做费工费时的木石建筑?法师解释,“未来城市的发展,到处都是钢筋混凝土,孩子们要看中国古代建筑,木头结构的房子,只能到寺庙里来,我们有责任和义务,保留住传统。”  –  归元寺要成为一个“家”  by 颜小苗 载 《大武汉》杂志2011年第二期

但是,不挑剔地点,反过来说,就是所有的地方都被混凝土这一技术以及它背后隐藏的单一哲学同一化。场所是大自然的别称。多样的场所、多样的大自然,就被混凝土这单一的技术力量破坏了。不拘泥于建筑风格、类型和成本,反过来说,就是在多样的表面装饰背后隐藏的,必然是混凝土这不可动摇的单一本质。这样一来,不仅失去了大自然的多样性,也失去了建筑的多样性。20世纪,就是这样一个单一的时代。- 话说20世纪 by 隈研吾 《自然的建筑